九窍机关

一只机关做的汤圆。

君与剑 第三章

宥芷阳:

第三章

青溪掌门仙逝

黑白两道交恶

       王心圣回了青溪去,崔见算着日子,知道他会回来,撑着最后一口气在等他,终于见到他平平安安完完好好地进门时,只看了一眼便闭上了眼睛。

      王心圣半跪在榻边,师叔们悄悄退了出去,掩上了门,王心圣从不在外人面前哭,只留下掌门和他说一会话,也许他会更好受一些。

      “掌门。”他轻声说“弟子回来了。”

       崔见闭上眼,喘了会气,才慢慢地睁开,颤抖着手过来,摸了摸他的头发:“回来就好,为师一直在等你。”

       崔见身体一向不好,当上掌门之后更是诸多操劳,就算青溪的弟子都拼命地想给他省心,他的身体也还是一天天的坏下去。王心圣握着他的手贴着自己的脸,眼泪慢慢留下来,落到榻上,嘴唇是颤抖的:“弟子见到了那人。”

      “喜欢他吗?”掌门轻轻地问,声音像风中摇曳的蛛丝,轻轻一扯就会断掉。

      王心圣抿紧嘴唇,不说话,想来温和带笑的眼睛里有了倔强和羞愧“弟子……”

      崔见咳了两声,要起来说话,王心圣将他扶起,半靠着墙坐着,又开始咳嗽,神态愈发苍老起来,他不过四五十岁,看上去却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人。王心圣眼圈又红了:“师父……”

     “你太依赖我了。”崔见给他擦眼泪,仔仔细细地说:“你才是青溪的师祖,你要时刻记着自己的身份,以后再当掌门,才不会教人给欺负了去。”

      王心圣紧紧地握着他的手,稳住了气息,低声说道“师父说什么便是什么。”

     “现在世道太乱了,你得先护好自己,再护好青溪,什么时候都记起来了,也不一定是好事,记不起来,也不是坏事。”崔见说了这么长的句子,气息逐渐弱了下去,但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不要勉强自己。“

       他的动作越来越慢。

      王心圣浑身颤抖起来,眼圈很红,却拼命地忍着眼泪不要往下掉。他将掌门扶着躺下,听见崔见吩咐:“让为师睡一会儿。”

    他太累了。

    王心圣给崔见掖了掖被子,忍耐着巨大的悲痛转身出了门,过了一会儿,正是傍晚时分,青溪所有亮起的灯火猝然熄灭。

   一片黑暗中,寂寂无声。而后终于有年纪尚小的弟子“哇”地一声哭出来,全门上下沉浸在一片沉重的悲痛中。

    青溪第十四代掌门崔见,逝。

 

    王心圣成了青溪的第十五代掌门,只是宣布了消息,继位礼在一月后举行。

    他是小时候被崔见捡回来的孩子,一直养在身边,体弱多病,又很黏崔见。他不懂事的时候也是真的不懂事,有一天知晓自己是青溪师祖转世后整个人就爆炸了,觉得崔见对自己好就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而不是他这个人。

     于是他偷偷地躲起来生气。自以为躲在一个谁都看不见的山洞里,时值寒冬腊月,他自己生完气之后又累又饿又困,就睡着了,崔见带着他的小师叔们亲自寻他。师叔们找了一夜,冻得脸皮都僵了也没找到。

      最后是崔见亲自把他抱回来的,有一只手上溅了毒液肿得厉害,众师叔们心疼地问崔见是怎么受得伤,他只拿帕子捂着手,笑笑不答。

      那以后,崔见好久不能握剑,却从未向他发过脾气。

     王心圣逐渐明白崔见这么对他,不是因为他的身份。

     是因为他是崔见的弟子,是因为崔见怜他爱他。

     后来师兄们向他提起此事,都感慨掌门的体贴,他们最后回来的时候简直是饥寒交迫,师娘还为他们煮了姜糖汤圆,一碗吃下去烫得心头暖和热乎,第二天睡到太阳晒屁股才起的床。

      王心圣只是笑,笑完了摇头,自己的心性跟掌门还是不能比,就是小孩儿一个。只是每每听到门下的弟子怯怯又好奇地唤他一声掌门,他总有一种错觉:崔见还在。就在不远处的某个角落,像他所有平常时候不动声色地注视着自己,保护着自己一样。

       师叔们私下里仍然是“小五小五”地叫着,很温暖,很踏实。

      这是在青溪才会有的感觉。

      家的感觉。

 

      王心圣抽空去了趟竹园,院子里有人在劈柴,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个子中等,晒得有些黑,眉眼平实柔和,见他来了叫一声“掌门好”,又说一声“掌门稍等”,放下手中活计,去推了他师傅出来。

      连可道是“追云箭”聂锦书的徒弟,聂锦书性情孤僻,终身未娶,一生只收了连可道这么一个徒弟,皆因连可道父亲连雄道是他的至交,然而“追云箭”却在一场围杀中不明不白地死去,绝世天才就此陨落,叫人唏嘘不已。

     连可道父亲也在那场围杀中人间蒸发,连可道成了孤儿,又被父亲的仇家寻上打折了双腿, 成了个废人。崔见遇上他时,他正想投江自杀,崔见便将他带回青溪医治,前后一番折腾下来,收了他作徒弟,将人留在了青溪。

     连可道被他的徒弟从房中退出来到了竹林底下的石桌旁坐着,连可道一身黑袍,眉目刚毅沉稳,神色寡淡,坐在铁质的轮椅上,轮椅背后便是一张巨弓。因他腿脚不便,所以不常出门,所住的竹园几乎是全青溪最安静的地方。

     “阿笑,给你师叔倒茶。”他道。

      那少年应了,小心地把轮椅停稳,又擦净了石凳扶他在凳子上坐下,将轮椅放在一旁他够得着的地方,这才跑进屋子里去。

     “新收的徒弟?”

      “是,年纪大了些,不过心性很好。”连可道淡淡道:“名字也好,叫姚笑,听着舒服。下棋吗?”

       这石桌上划了围棋的格子,旁边便有黑白石子,是连可道闲暇时自己做出来的,上面雕着各不相同的纹路。

      “什么时候行礼?”

      “快了。”王心圣说,”天气暖和些的时候吧,那样不会冻着你们。“

       ”还要走吗?“连可道问,同时落下一子。

      “再走一趟就回来了。东海那边我得把鲛珠还了,还要找些材料把阵法修一修。”王心圣说,盯着棋盘,良久后落下一子,又轻声道:“我可能也活不长。”

       这具身体里天生的寒毒太重了,几乎没有压制的办法。他今世不可能活过二十五岁。

       “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王心圣说,颇为苦恼地拿扇子敲了敲额头“一转世,又什么都忘了。”

        王心圣想了想,斟酌着道:“我死了之后……”

       “别说这个。”连可道突然冷声说,音调之变化把王心圣吓了一跳,差点撞到端来茶水的姚笑。

        “你可以换身体。”

        在王心圣不可置信的目光里,连可道说:“你可换回另一具,你自己的身体。”

       “……算了我们还是不说这个了。”王心圣无奈道,扇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在手心“外头有什么情况吗?”

        “有。”连可道说。目光从他端茶杯的手上移开:“留情宫和武林盟闹翻了,近日双方约战,要死不少人……小五,你捧茶杯的姿势。”

         王心圣才发现自己拿茶杯跟端碗似的,活动了下手腕,又听连可道说:“有人说聂锦书没死。”

        王心圣讶然看他,连可道继续说道:“那不是老师。”

       他说的老师是聂锦书。

       连可道沉默下去,过了一会,才说:“那是我父亲。”

       

      

      

葬阅现代 无题

葬阅  现代AU

    葬魂皇决定过年回去跟他妈出柜,对象是阅天机。

    在葬魂皇遇上阅天机之前,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性向,在遇上这个人之后,他想也不想,就弯了,弯的很彻底,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阅天机倒是觉得无所谓。

    他们两个相遇的方式画风十分清奇,阅天机是大学老师,当时正被学生请出去吃烧烤,阅天机不好这口,随便吃了点,账单出来,暮云知书满脸懵逼,阅天机一看,一千二百块钱。一抬眼睛,烧烤摊老板拿着菜刀,灯光下寒芒煞煞,吓人得紧。暮云知书不知所措,阅天机慢吞吞地掏卡付了钱,眼睛都不带眨的,付完账之后,他拍了拍暮云知书的肩,说:“等一下听我指挥,叫你跑,你就跑。”

    暮云知书没有反应过来,两个人刚刚走到小路口,后面就有人拿刀追了上来——阅天机把人一推,“跑”,暮云知书听话地跑了,一回头,看到阅天机一连放倒了三四个,不由得感叹老师竟然还有这么一手。就在这时,阅天机撂倒一个,没站稳,眼看就要一头栽在地上——

   被人给拽住了胳膊,再一扯,就到了人家怀里。

   后来事情的发展让慕容知书目瞪狗呆,眼睁睁看着两人的关系一天好过一天,在不到两个月内的时间,两个人从最初的素昧平生到同居一室,最后,发展成了平时接送上下班,嘘寒问暖买早餐,周末钓鱼喝茶谈人生,寒暑假就干脆双双消失——可怕,真可怕。

   慕容知书:我明白了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师娘的原因了。

   阅天机还没有当老师之前,每天有人上门拜访,找他算命,后来他发现教书比给人算命来得清净,便换了个地方,当起了老师。

   他人生的好,一双眼睛尤其沉静漂亮,看事情看得通透,性格也好,但从小到大愣是没遇上一朵桃花,他算过,是命中煞气重,天生克妻,他也就笑笑,不在意。

   后来遇上葬魂皇,两个人非常自然地走到了一起,好像什么理由都不需要似的。

   有一天葬魂皇搂着他睡觉,睡到半夜突然叫着一个人的名字惊醒了,阅天机还没问他,他就一把把人给搂进怀里,额上冷汗涔涔的,过了半晌,葬魂皇说:“我刚刚梦见你死了。”

   阅天机失笑,安慰他道:“梦是反的。”

   “可是……”葬魂皇说:“那种感觉跟真的一样……就好像我真的失去你了……”他说起来心有余悸,口气也不自觉认真,:“而且,我在梦里不叫你阅天机的。”

   “那叫什么?”

   “谋师。”

   那声音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他看着他,两个人的目光交缠在一起,半晌,阅天机轻轻地叹了口气,拢住他的手指。

   “睡吧。”

   

   


OOC避雷警示
真的雷
没骗你
然后因为很久没写手生了)。
以及
万毒体质温皇X吸血怪鱼酆都月
这设定充满了迷)。

01
   酆都月早上起来打电话给温皇说牙疼,正在赶往诊所的路上,于是今天要请假。温皇从凤蝶手里接过电话向他批准,那边似乎忍着疼痛向他模糊地道了一句多谢,便急促地挂断了。
     往常若要请假,酆都月一向会早早说明,第二天看不到人的时候他也心下清楚,这次事发突然,温皇也没觉得有什么,只是看见凤蝶眼神有异,问道:"怎么?"
     "没什么,只是想不到他会有去看牙医的一天。"凤蝶从他手上拿走了电话,又把茶杯递给他:"有点奇怪。"
      温皇道:"找一下......"他停顿了一下,道:"他往年的体检报告。"

02
     窒息的感觉让他感到痛苦,没喘息一下,他都觉得自己往死亡靠近一步。
    然后有人靠近了他,伴随着些轻微的声响,他费力地偏头,感到冰冷的针尖抵在他的皮肤上,对面的人说道:"你还有一次机会......只要你告诉我,任飘渺的身份。"
      他偏过头,咳出一口血,没有力气再说话。

03
     酆都月一开始是条鱼,海里的那种,只不过不是美人鱼罢了。他和温皇被关在一个地方的时候他还不能化成人型,长得不大好看。温皇被关进来的时候还挺淡定,那落水的声响把躲在角落里沉睡的他惊醒了。那个人在水牢里勉强地够得着底,摸着墙站稳了以后看见他从水里冒出来,也没有受到惊吓。
     外边的人自从抓到他之后就一直把他放这关着,时不时丢个人进来,他也就配合地吓唬一下,接着就睡觉去了。因为现在急着出去也没用,抓他进来的人往他脖子上系了个项圈,就算他是个怪物,有一口锋利的牙齿,也没有办法把这个东西给咬断--除非他可以化型。
     他和温皇对峙了一会,觉得面前这个人既然没被他的出现吓到,那他也不用再做什么进一步的试探了。
     就在他准备回去睡觉的时候,那个人的声音响了起来,不紧不慢地:"看来你还不饿。"
     ?
     然后,那个黑发男人自我介绍道:"我叫温皇。"

04
     他化型的时候恰巧是在深夜,温皇被拉出去又扔回来之后被他很稳的接住,又小心地放到水里,然后,把搭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拉了下来。
       与那只修长白皙的手相比,他的爪子又黑又丑,还长着硬鳞,一点儿也不好看。
       他嗅到那只手上血液的香气,鬼使神差地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舔了一下。
       温皇:你这样是会被毒翻的你知道吗。
       他化型之后,轻松地从那个项圈里挣脱的时候,发现原本比温皇高了一个头的自己,变得跟他一样高了......
       悲剧,真是悲剧。

05
       凤蝶对于温皇掀个毒贩老窝还捞回个保镖这件事,表示可以理解,但她特别不能理解的是,据说当时两人同时出现的时侯,酆都月身上只有一件长风衣。
       温皇对女儿怀疑自己的正直的操守感到痛心。
       凤蝶:呵呵。
       而酆都月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需要温皇的血来维持形态。
       直到后来他们发展成情人关系的时候。
       有时候酆都月也会觉得,自己本身其实就是个怪物。
       而温皇从不介意这些。

06
     富有香气的血液源源不断地落到了他的口中。很快让他恢复了一点意识,他凑上去,轻轻地吮吸着。
     他隐隐约约地听到温皇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有些调笑的意味。
     那只温暖的手落在他发上,轻轻地抚摸着。
     然后他又听到低声的叹息。
     这次他听清了。
     他说:"真是一条傻鱼。"
    

   
    
     

摸鱼。

1.那件尴尬的事发生后,散课后,同他一起的司徒云起认真地跟他说:"那些话是洛追他说来开玩笑的,当不得真。"     
 
郑子霄没说什么,只是捻着手上的符纸,似乎在出神。司徒云起担心他,又急急地补充道:"他这个人向来这样,先前也向那言花楼里的一个人许诺过与他厮守终身,后来......."他顿了一下,斟酌了一下言辞,才道:"自是不了了之的......"    
  郑子霄说:"夫子不允许么。"      

司徒云起说:"书院的规矩向来很严,我从小在院里长大,也从未见夫子为谁破例过。"他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又道:"不过有一种情况是例外的。"  

     郑子霄还没问出口,司徒云起就揽过他的肩,脸上带着一点笑意:"自然是等你做了夫子之后。"

       郑子霄先是一愣,随后默然。过了一会,才出声道:"夫子继任的时候,过了而立么?"   

    司徒云起说:"没有,他继任的时候,比你大不了几岁,那时候我还很小,师兄师姐们觉得夫子这个称呼太老成了些,便唤他先生。带了两届学生后,便又改回了称呼,说是要循礼。"他说:"其实夫子现在这个样子,叫先生也很适合。只是他的性子,却是越来越淡薄了。"   

    司徒云起说:"你不知,他刚做了夫子的时候,是很爱笑的一个人。"    
  "后来,他遇上了一个人......"司徒云起说到这里,突兀地沉默下去。郑子霄听他突然消声,侧过头去看他。

2.季朝阳从房中出来,净了手,面色不大好。宋青云见状问道:"情况如何?"   

"不好。内伤沉重还在其次,怕是伤到了脑识,才导致长久无法醒转。"

    "几成把握?"     季朝阳比了个四的手势。邹凤齐喝着茶没说话,另一边赵怀月已经把杯子捏碎了。他冷冷道:"我去找那混蛋算账。"  

    众人还没来得及劝阻,他就已经御剑而去,念月明在空中划出一道冷锐的流光。  

    季朝阳愕然:"你们这就让他走了?"    

  立在一旁的由若虚无奈道:"赵师叔向来如此行事。"

       宋青云皱眉道:"百年多病,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  

    邹凤齐放下了茶杯,叮嘱由若虚:"一会你师叔回来了,记得教他赔我的杯子。"    

  由若虚苦笑:"师叔为何不亲自同赵师叔说。"    

  邹凤齐手腕一翻,已然祭出双剑,闻言道:"我怕我回来忘了。"       一眨眼间,也没了人影。 

    季朝阳:"......凤齐他怎么也.......?"    

宋青云说:"不然你以为他们两个怎么走到一起的?"  

   季朝阳:"......"   

  由若虚补了一刀:"其实,邹师叔才是以前打头阵的那个。"   

  季朝阳:"......"   

  宋青云淡淡道:"只怕他们两个,也只能与百年多病打成平手。"     

由若虚道:"那位前辈不会为难他们。"   

  他说:"他的心里,也是很苦的。" 
    3.开阳救了藏兰风一命,到底没让她还回去。

     白深秀把开阳的死讯告诉她的时候,她正在描一幅美人图,白深秀慢慢地讲完,她刚刚描到美人的眼睛,手腕依旧平稳,没有半分颤抖。那双眼睛依旧冷得像块冰,不近人情,无悲无喜。       她收了笔,神色很平静。声音还是淡淡的:"这幅画,烧了吧。"

4.     应许轻柔午时饮了些酒,是枕在江山祝膝上睡着的。江山祝坐在榻上,一手握着书卷,另一只手握着扇子给他扇着风。夏日的午后有些燥热,暖洋洋的风吹进屋子,若有若无的酒气在房内弥散开来。江山祝看的那一卷书,正是应许轻柔未出师时细细研读过的,书页上作了许多或长或短的批注,少年当初的老成和意气风发在字句里显露得淋漓尽致。江山祝看到妙处时不由微笑起来,想象着他的策师年轻时写下这些字句的模样。这一觉十分漫长,安稳而舒适,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漫漫洒落,蝉声一阵响亮一阵低落,波纹似的荡漾开来。后来想起,是两人短暂相处中,再难得不过的时光。

5.接到江山祝病重的消息,应许轻柔连夜从外头赶回,见到人时却已经是弥留之际。主君瞧着他,一只手轻轻覆上他手背,手心仍是温暖干燥的,他轻轻拍着,只是幅度渐缓,他仍微微笑着,态度很温和:"策师,来世可不要再跟着我,受这诸多苦累了。"      

伶仃
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最后一篇番外

写不出我想要的感觉.....
实在没梗了.....

我去写作业了
写完有种想GODIE的冲动

01
       寒光乍现。
       碧血漫透黄沙,尸体倒落时溅起的大片烟尘纷纷扬扬地散了去。鲜红的血顺着剑锋滴落在地,持剑的人一身名贵的白衣仍然干干净净的,衣摆连一点儿尘土都不曾沾上。他的剑法很好,动作也利落果断,而从目标出现到任务完成,他的表情都不曾有一丝变化---这样的人,在江湖里应该是很有名的。
       他没有姓。他的名字是一个代号。
       他是还珠楼的副楼主。
       他是酆都月。
02
     一夜冷雨。
    酆都月睡到半夜突然惊醒,坐起时额上冷汗涔涔----任飘渺离去后他又一个人喝了会酒才睡,估摸是夜风带寒,一时没注意便着了凉,现下喉咙难受得很。
     酆都月下了床,没有点灯,摸着黑倒了半杯茶,一口灌下去呛得自己差点流泪----他倒的根本不是茶,而是昨夜未饮尽的冷酒。
      他撑着桌子缓了好一会儿,喉咙中渐渐有血腥味道,愈发地似火烧一般。他低缓地喘着气,隐约回想先前任飘渺离去时说过的话----自从他将还珠楼交给百里潇湘之后就不再过问还珠楼的公事,来时也从不待过夜,行踪飘渺无定,难以捉摸。
      昨夜他一反常态地提及了百里潇湘,甚至询问他的看法,得到了似在意料之中的中规中矩的回答后,也不甚失望的模样。
       杀手,尤其是像酆都月这种级别,能做到现在这个份上,就绝不应该动不该有的念头,有不该有的念想。酆都月清清楚楚地明白任飘渺只不过将他当成棋子,但始终无法舍弃心中那份最隐秘的贪念。
      而他明白这个念头终有一天会将自己拖入深渊。
      没有关系。
      他想,扑火的飞蛾,只要有一丝的火焰的光亮,就算知道会被烧死,也会奋不顾身地,向死而活。
03
      百里潇湘和酆都月虽然两看相厌多年,但并不缺乏合作的机会。
      任飘渺当年灭巫教一案被重新翻出,江湖中流言遍布,还珠楼代楼主百里潇湘表明立场,陈述任飘渺从前犯下的令人发指的种种罪行。他义正词严地发表演说时酆都月抱剑靠在一旁静默不语,表情淡漠平静,不曾有一丝波澜。
     后来他亲自押送凤蝶,将她关进不见天日的地牢中时,面对凤蝶尖锐的指责,也始终保持着沉默,只是离开的时候脚步很匆忙,以至于落了东西好像也浑然不觉。
     04
     这大概是他一生中做得最成功的一件事。
      酆都月动用了巫教当年残留下的术法,将任飘渺困在其中,以他的经天纬地的智谋,只怕也要耗费不少时间。
      所有的一切他都做得很好,因为只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做真,那便不会有破绽可寻。这个局是他和百里潇湘设下,最后却只有两败俱伤的结局。
      世事没有太多如果。他的私心也是他的野心,从一开始他便策划着自己的死去,无论真心还是假意,他只想让任飘渺记住自己。
       百里潇湘的一剑将他重伤,他勉力逃出众人的围杀入山,而山中地势险峻,稍有不慎便会一脚踩空坠落山崖。
     那夜的月极圆。
      05
      所有的人都没有再见过酆都月。
      还珠楼偏僻的一隅有一个衣冠冢,没有名字,一块孤零零的无字石碑旁放着那把他生前惯用的月饮,算是个象征的念想。
      而所有人日后想起他的时候,总记得的不是他的剑,不是他的名字,而是年年圆月下他一人对月独酌,无依无靠的身影。
      明月皎皎当空,月光如水般倾泻而下,却照一人,孤影伶仃。

     
     
     
      

   
    
      

思无邪的小段子试写

    一

    患天常在魔吞不动城养病的时候常常能见到两个城内的童子,年纪不大,装成一副大人的样子,言行举止中却还是忍不住

透露出少年天真活泼的心性,有时两个人闹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地斗嘴,倒也是极有趣。


    患天常这天又趴在窗户旁边看戏,知道他们两个向来要好,便是斗嘴,过不了一时半刻便又重归于好。他的病稍微有些起色,

不再动不动就咳得天昏地暗,前些日子麒麟星忙得很,最近稍稍有点空闲,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这样一想,便觉得身后有脚步声传来,转过身一看,正是麒麟星。见他望着窗外出神,那双微微含笑的眼睛便向他看来,道:“

小孩子吵架,让先生见笑了。”他的声音与解锋鏑稍有不同,声线偏低,听上去教人觉得舒适,却又不失稳重。


    患天常摇头笑了笑,说道:“都是在为城主的事情争辩。他们两个年纪尚小,接人待物却十分周到,想必是城主的功劳。”


    不知为何,一瞬间,他的心中转过千念,最终看着窗外的两个孩子,却停在了那一句痛彻心扉的话语上——

  

    他想,若是韬晦还活着,必然也是这幅天真可爱的模样。


任酆,霜雪,
看微博
:@九窍_我是一只汤圆
里面有.....

任酆 天荒

来!我们吃糖!

大概就是酆都月一直暗搓搓地喜欢任飘渺,然后两个人打了一架最后历尽周折在一起的故事。

我发糖了!夸我!

任酆 天荒

武侠设定

------------------------------------------------

01

那个声音淡淡道——

“酆都月……从来不求自己可以善终。”

 冰寒蓝光闪过,利刃破喉一瞬间有鲜血飞溅的微响,倒下的人微微睁大双眼,死不瞑目的样子,一身白衣如雪的还珠楼副楼主收了剑,负至身后,从地上拈起那沾了血与尘的弯刀,用绢布细细拭净之后小心包裹,又垂眸看了一眼地上尸体,神色平静,无悲无喜地离去了。

他的速度很快,回到还珠楼时恰好赶上日落,温皇一个人待在屋内,满室都是缥缈的茶香。酆都月悄无声息地出现,站在门口,像一个不言不语影子。熔金的落日拉长了余晖,望出去漫山遍野都是橘黄色的光,在远方凝成一片亮而红的霞彩,室内光线算不上明亮,但角角落落里都教人觉出昏暗。温皇没有说话,室内安静得可以听见外头漫过的虫鸣。他把扇羽抵在胸口,望着远方,也不知在看些什么。酆都月抬头与他平视,只看见他眼里无边的霞彩,连着一点光亮,却没有自己的影像。

他紧了紧喉咙,袖子下的手不自觉地动弹了一下。

刚才那一战他并非没有受伤。

而相比起内伤,有些事情,更让人隐隐作痛,无可奈何。

02

神蛊温皇是神蛊温皇,任飘渺是任飘渺,两种身份,一个人,他转换起来轻松自如,却总叫旁人胆战心惊。

酆都月虽然不至于胆战心惊,但总也猜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坐在窗前拭剑,台上的花瓶描着江南的芦苇,深秋时分细雨漠漠,颇有意境,可瓶子里插着垂露的茶花,娇艳欲滴,不胜娇柔,从远处望来,只觉怪异。

瓶子是本来就有,花是任飘渺练剑时随手折的。任飘渺的剑是无双,剑法也是天下无双,博采众长却又另辟蹊径,自成一家。剑八已得天下第一,但任飘渺并不满足于这个天下第一。

酆都月十五岁入楼,任飘渺消失十年后回来,他已从少年长成青年,岁月荏苒,白驹过隙间他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任飘渺却还是当年初见的样子,像一把永不入鞘的名剑,任何人看到的第一眼和第十眼都不会有任何的区别,依旧锋利无匹、气势磅礴。

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

酆都月抬头,望向天边那块缓缓移步而来的黑云,稍不留神剑刃便划破手指,鲜血滴在桌上一声轻响,他没有低头去看,而是闭上了眼睛。

风带着雨丝卷入室内。

满室寒凉。

03

他终于想要拔剑。

他站在任飘渺身后,而更前的地方是朱红的高楼,昏暗的天空下,屋檐里的黑影好像藏着什么会吃人的妖怪。任飘渺背对着他,同样一言不发。

酆都月想起了过去的很多事情,包括第一次杀人还有他永远都练不出全套的缥缈剑法,他总是想,也许在见到任飘渺的第一面起,他就已经踏入了一个死局。心念流转间额印开始发烫,像一簇越烧越烈的火一直烧到识海的最深处,那里有满地的繁花,蹁跹的蝶影,开满白花的树下站着一个人,握着他的剑,混着若有似无的茶香和酒香。他尽力地想要抓住,却被人推进了深潭,水草缠住他的手腕,然后面上只有一点浮光。

他终于拔剑,对着任飘渺,那头传来一声轻笑,仿佛在笑他的天真与无知。交织的剑影和杀气中他又看见那年疏如残雪的月光,冷冷地落在林下,拂了一身残花的人唇角有淡淡的笑,他没有拿剑,身上却有剑意。

勘不破。

一念成魔。

04

凄风苦雨,亡命天涯。

这两个词用来形容他们现在的情况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酆都月背着任飘渺一路逃过众人围杀,任飘渺先前受过重伤,勉力支撑后高烧昏迷,酆都月亦受伤不轻,他们连夜赶路,好不容易才甩掉身后那帮碍事的侠客,此时暂时在一间破庙里落脚,真是十分狼狈。

酆都月生了堆火熬了点姜汤,条件有限,实在没有多余的调味料可以放,用破碗盛了给任飘渺灌下去,灌一次吐一次,当真拿他毫无办法,最后只有以口相渡,来来回回十多次,一碗姜汤才见了底。

酆都月把仅有的几件干燥的衣服给他盖上,心中五味杂陈,他的目光从任飘渺身上转了一圈而后回到他那把名震天下的无双上,心中黯然。

缥缈剑法对剑的承受能力要求很高,他用月饮使到剑八已是勉强,到了剑十便应声碎裂,天意如此,无可奈何。

想来他这一生,也是命运弄人。酆都月握住任飘渺的手,把脉的同时亦感觉自己内伤一天沉重过一天,想来也拖不了很久,如今江湖处处是敌人,天下之大,竟然没有容身之处。

遇上一个任飘渺,已经用尽他一生的运气。他不求自己能有善终,只求此生无憾。

他心中一恸,俯身吻下,然而只是轻轻一碰,如蜻蜓点水般擦过。

而他跌落悬崖,浮云穿透身体时,便以为那是永诀。

05

“酆都月”

有人在唤他的名字。

“不要睡”

那人说,握着他的手很温暖,声音也好听。

他说,“你该醒来了。”

他说,“我们回家好不好?”

好。

——

你要相信,世间总有一个人,会陪你走到天荒地老、暮雪白头。


好的我算了一下,国庆债还了两篇,还有四篇.....)。
    定一下最近想写的脑洞
     任酆  伶仃
     任酆  霜雪
     任酆  天荒
     任酆  无双
     思考了一下觉得国庆写不完,我尽量在12月之前写完吧。
      患天常X乐寻远 亲情向BE思无邪
      玄同中心向 无情剑
      痕千古X释阎摩 绯烟

      然后就是龙族的那十篇

      接着是原耽一直在磨的脑洞小短篇(• •其实,有好多好多)

      谈笑闻杀X孤云出岫 行剑
      第五璇玑X许轻柔 断剑
      龙钟寄命X蔺无忌 停剑
      沈无名X宁玉声 铸剑

啊,世界上最好吃的是自己的脑洞。
然后,我好多作业啊。

  

藏温 红罗昏烛帐

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罗碧X化龙期温皇
温皇比较娇弱
OOC
慎入
----不开车,我们不开车--------
01
        罗碧眯起眼睛,目光从地牢内的妖物身上一个个扫过去,最后停留在那个四肢被束,浑身血污的人影上。他的手腕被紧紧地铐住了,因为主人曾经的挣扎而被染得血迹斑斑。地牢内光线微弱,几抹暗淡的烛光照着他的脸,显出一种憔悴的苍白来。这个地方是专门用来关押与调教不听话的妖物的。而调教的手段多半是行刑或者用药,软化妖物的意志从而使他们屈服,然后再强迫他们签订契约使其永远忠诚于八面楼,永生永世不得翻身。

       罗碧向前走了一步,靴子踩上了地上铺着的稻草,这极其轻微的响声惊醒了那只妖,他费力地睁开了眼,长长的睫羽像是蝴蝶微颤的翅膀那样,在微光的照射下落下一小片脆弱的阴影。那双眼睛好看得有点过分了------即使在暗夜里,瞳仁也是一种微微发亮的蓝色,纯粹如夜空中那一点星光。

       他的行动被玄铁链限制在了一个极小的范围内,而且因为牢笼太小,大多时候不得不维持站立的姿态,这十分耗费体力。玄铁链对妖物有极强的限制作用,配上一定的药物,便能完全限制妖物的功体而让它们成为供人随意娱乐和玩弄的赚钱工具。

        这未免太过残忍了。

        那只妖费力打量了他一会儿,方用极轻的声音道:"是千雪叫你来的?"

        罗碧略一点头,那只妖低笑了一声,他说:"你可以唤我温皇。"他略略顿了顿,接着道:"你既能来此,想必武功不差 但此处设计颇有玄机,不经意便会着了设计者的道。"

        "我该怎么放你出去?"

        温皇看了他一眼,微微阖眸道:"明日有一场拍卖会,你只需做一次冤大头,但是......"

        "什么?"

        温皇低头咳出一口血,断断续续的话里带上促狭的笑意:"千万......别认错了啊......"

02
        八面楼向来以做妖物的生意出名,于苗疆而言,却是一大威胁,宫内对八面楼忌惮已久,此次便派了千雪来办这件事。温皇虽然是妖,但与千雪交情深厚,更曾于他有救命之恩。而这次八面楼动手动到了温皇身上,不得不说是愚蠢至极。

        罗碧面无表情地听着拍卖场那边传来的动静,心中所想,却全是昨日所见的那只妖。温皇虽为妖物,非但妖气微弱,甚至还有一丝若有似无的清灵之气。史家人的体质特殊,对各种妖物的气息尤为敏感,因而十分适合天师这一职业。罗碧职业虽非天师,却依旧对此道颇有了解。他心中暗自猜测温皇身份,思索半天也没有一个结论,最后只得放弃。

       前半场拍卖会大多是卖宝物法器之类,罗碧没什么兴趣,到了后半场,便需加一次钱,进入另一个装潢更豪华的拍卖场继续。出来的妖物无论男女,均是人间绝色,罗碧端着酒盅盯了半晌,依旧没看见温皇,只得耐着性子继续等。

       再过一时半刻,苗疆的兵马便会包围八面楼,到时,这纸醉金迷的繁华所在将成为一片废墟。

      现场突然一片寂静。
 
03
      罗碧抬眼,瞧见一个又一个罩着黑布标着号码的笼子被抬上台,主持人眉飞色舞地介绍道,这是八面楼拍卖会的传统,台上的笼子里可能有极品的妖兽,也可能什么都没有,只有拍下之后亲自揭开黑布,才能知道笼子里到底是什么。
 
       ......这难道不是纯粹靠运气。

       拍卖即刻开始,现场众人议论纷纷,包厢中罗碧听得心烦,想到昨日温皇同他说的话,觉得更麻烦。要在二三十个笼子里找那一只妖怪,教人头疼。
       
       他随手把酒盅放在一边,闭目沉气 细细去寻温皇的气息,神识随着那一道若有似无的灵气游走,最终锁定在了最角落里的那个笼子。

         冥冥之中,黑暗深处,有个人轻笑了一声,睁开了双眸与他对视------

      罗碧回过神来,额上冷汗滚落。
  
04
     罗碧试了几次都没有打开那副手铐,只能先把锁链斩断。温皇看着他的动作,安静得有些过分。罗碧把他放出来的时候他笑了一下,说话的语气就像是说"今天我吃了好吃的"那样平常------

       他说,打晕我,不然你会后悔的。

     罗碧本来是想照做的,但是事情失控的速度超出了他的想象,就在他还没有下手的时候,极为强劲的剑气从温皇身上四散开来。纵横的剑意混杂着凛冽的杀气席卷了整个拍卖场,强大的威压逼得人不住想要下跪。罗碧看到他的眼睛里是一抹快要逼近深红的艳紫,杀戮的欲望正在急速地膨胀,快要将他淹没。
    
       然后他一抬手,祭出了那把名震天下的无双。

05
世间没有人可以挡住任飘渺。

       但有人可以挡得住温皇。

       任飘渺好似没有痛觉,就算受到攻击也不会停止杀戮。千雪用笑藏刀险险挡住无双的锐锋,只听罗碧一声怒喝:"温皇!"

       任飘渺微怔,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握住无双的手,眼中的紫色在快速地消退。千雪瞅准了时机一掌劈在他后颈,温皇整个人晃了一下,闭眼倒在千雪怀中,脸色苍白得吓人。罗碧环顾四周,看到满地尸体,鲜血缓缓流到脚下,显出一种诡异的艳色。

        千雪替他把脉后叹气:"他的血统不稳定,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八面楼的人不知死活给他用药,稳定了一段时间,再发作的时候就失了神志。"

        "八面楼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只当他是一名没什么修为的妖怪。"千雪说,"他们错得离谱得很.......他是修炼了千年的......半龙啊......"

06
     温皇醒来之后回了飘渺峰休养,有时千雪和罗碧会来作客。苗疆的夏天实在太热,两个人一只妖凑在一起,吃西瓜打牌与喝酒,温皇身体刚好,不怎么喝酒,于是就喝茶。从八面楼回来之后千雪把那个叫凤蝶的小女孩带来,温皇便养女儿似的养着,每天宅在飘渺峰里过日子,也不觉得无聊。

        或许因为是妖的关系,温皇的体温较常人偏低,靠近的时候也总能感到一股清凉,夏天的时候凤蝶便很喜欢黏着他,去哪里都要固执地跟在身后,当个蹦蹦跳跳的小尾巴。冬天的时候他虽然不嫌冷,但总是犯困,因此一整个冬天都不怎么出门,凤蝶就寄养在静海宫里,由千雪和罗碧照看着。

       八面楼让温皇元气大伤,千雪却从来没有提起过温皇到底是怎么受制于人才落到当初的境地。他不说,罗碧也从来不去问,却从他们的言谈中隐隐猜到与凤蝶有关。刚回来的时候,温皇一年四季好像都懒得没骨头,能躺着就绝对不坐着,能睡觉就绝对不干别的事。有一次千雪和罗碧去找他,凤蝶说他在睡觉,这一睡就睡了一个月。再见面时他又是一副饱受摧残的模样,一年这种事要发生两三次,千雪问起的时候,他也只是掩扇避而不答,转移话题速度之快令人毫无所觉。这般折腾了两年,再次发生的时候,罗碧直接翻进了后院,找到了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温皇,他割了自己手腕一刀,鲜血正在源源不断地涌出来。那双眼睛看上去像是一片漫着雾的海面,细小的鳞片从耳鬓一直蔓延到眼角。
       他帮温皇止了血,把地板擦干净,然后,温皇整个人糊在了他身上。

       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07
       温皇耳边是一片嘈杂的雨声。
     
       他动了一下,然后看见了头顶上绣花的红罗纱帐,再侧头看见了千雪端着药过来时一晃一晃的马尾,接着看见了端坐在床边给他换药的罗碧。

        他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想笑。

         唉,算了。

         就这样吧。他对自己说。
      
     
   ----------- END-----------
 
依旧国庆还债。
好吧藏温我写的好渣啊.......
我真的尽力了.......
@潋滟唐
QAQAQAQAQ随意拍砖
     
       哦,还有啊,八面楼这个名字我随便想的,不要当真。